Banner

新闻详情

首页 > 新闻 > 内容
更新时间

近20年过去,曾经享有“中国服务器之父”美名的孙丕恕,当年在烟台与山东泰安市国有资产管理局领导的那次偶然的相遇,直接促成了今天的浪潮软件(600756.SH)的诞生。据悉,这也是山东省首家软件公司在A股上市。

然而,或许令孙丕恕想不到的是,同样是在山东烟台、那座曾酝酿了浪潮软件问世的城市,20年时光流转,市场却流传着当地一家浪潮软件旗下参股公司——浪潮乐金“关停”的消息。

就在浪潮软件近期公布的半年报中,也正是因为公司对浪潮乐金的投资收益下滑,直接导致了浪潮软件当期净利润同比下降超过200%。

对投资收益的倚重,同时面对净利润贡献不大的主业、岌岌可危的外部“摇钱树”浪潮乐金的发展态势,以及上半年“浪潮三王”中的王柏华的离任,市场对浪潮软件的未来充满担忧。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就上述问题致电浪潮软件方面,对方回复称:“当前正在准备三季报,不方便接受采访”。截至发稿时,浪潮软件方面也未对记者发送的采访提纲进行回复。

昔日“摇钱树”浪潮乐金已停工

一直以来,外界对浪潮软件的一个质疑,即在其净利润中,“投资收益”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近期公布的半年报,也未能打破该质疑,投资者依旧可以看到公司对该部分收益颇为倚重,浪潮软件的净利润随着对浪潮乐金的投资收益的升降而增减。

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浪潮软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盈转亏,亏损额超过3300万元,同比大降217.72%。对此,浪潮软件称是由于旗下参股公司——浪潮乐金受外部环境影响,市场竞争加剧、业务规模萎缩,使得公司对其的投资收益较上年同期下降8298.03万元导致的。

而在2018年,因“受联营企业浪潮乐金净利润增加导致投资收益增加的影响,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增长153.85%”。

根据浪潮软件此前公布的年报数据,2015年至2018年,浪潮软件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山东浪潮通信系统有限公司对浪潮乐金计提的投资收益,分别达1.01亿元、7231.02万元、7527.73万元、3.8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浪潮软件在2015年至2019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08亿元、1.15亿元、1.24亿元、3.14亿元、-0.34亿元。可以看到,对浪潮乐金的投资收益占据了上市公司很大一部分利润空间。

天眼查信息显示,浪潮乐金全称“浪潮乐金数字移动通信有限公司”,由浪潮软件旗下的山东浪潮通信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浪潮通信”)联合LG电子株式会社、乐金电子株式会社旗下的乐金电子(中国)有限公司成立而来。浪潮软件对其间接持有30%的股份。

据悉,该公司主要从事LG手机的代工生产业务,法定代表人为李凯声,在他名下还有一家由浪潮系公司参与成立的公司——青岛乐金浪潮数字通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乐金浪潮”),其股东方除了上述的乐金电子(中国)有限公司、LG电子株式会社(韩),还有济南浪潮数字通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南浪潮”)。

而济南浪潮的股东浪潮(山东)电子信息有限公司持有“浪潮三王”之一的王兴山掌舵的浪潮通用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浪潮通软”)78.74%的股份。

从天眼查上还可以看到,浪潮乐金在国内一些城市还开设有办事处。目前,只有广州、北京办事处尚处于在业状态,此前位于沈阳、成都、上海的办事处均被注销或吊销。另外,浪潮乐金参股的一家位于厦门的公司也已被吊销营业执照。

9月6日,记者来到天眼查显示的浪潮乐金北京办事处位于大楼第五层的地址,却发现根本不存在这家公司。

记者近日还前往了位于山东烟台的浪潮乐金,从多位员工处了解到,工厂已经停产,员工也已经陆续遣散回家,只有少数工作人员在处理后续问题。上述青岛乐金浪潮厂区还在生产。

也有业内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已经停产的浪潮乐金公司员工,或将会合并到青岛乐金浪潮。

主业并不赚钱

随着浪潮乐金停工,浪潮软件曾仰赖的利润来源或就此掐断。

公开资料显示,位于山东济南的浪潮软件,当前主要从事电子政务、烟草及其他行业的软件开发及系统集成业务。

从浪潮软件近年来的数据可以看到,公司在电子政务和烟草行业的毛利率颇高。2017年,浪潮软件实现营收13.02亿元,其中,烟草行业的营收为2.46亿元,电子政务行业的营收为7.68亿元,二者的毛利率分别达到72.89%、51.74%。2018年,浪潮软件实现总营收12.13亿元,当期烟草行业的营收为2.51亿元,毛利率为77.09%,电子政务行业的营收为7.99亿元,毛利率为54.03%。

Wind金融终端的数据显示,以Wind划分的三级行业信息技术服务行业为准,在行业内利润最高的近80家可比公司中,浪潮软件在上述各期的销售毛利率均远远高于行业中位数和平均数,但营业利润率却远远低于行业中值和平均值,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甚至出现了负数,分别为-4.74%、-16.73%。在Wind以国内会计准则为准显示的衡量“盈利能力与收益质量”的营业利润率中,浪潮软件2019年上半年该指标值也为负数,为-6.09%。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来自浪潮乐金的投资收益,为浪潮软件贡献了较大的利润,若除去这一部分收益,由包括浪潮软件的主营业务在内的其他收益来源创造的净利润,相较可谓寥寥。

值得注意的是,浪潮软件的核心业务电子政务板块虽然未来增幅呈下降趋势,但在券商近期出具的研报中仍表明了行业未来的市场发展空间。

山西证券在2019年4月的一份研报中提到,随着各级政府开始注重政务云平台、政务大数据的建设,软件占比将逐年上升。从产业机构来看,硬件占比将逐年下降,IT服务和软件占比将逐年上升。

据分析师预测,到2021年,我国政务云的市场规模将达到813.2亿元,政务云覆盖率将达到70%以上,下一步将着重在PaaS(平台即服务)、SaaS(软件即服务)层发力,在云平台的基础上,如何推进数据融合,开发更加丰富多样的政务应用与服务,将是政务云的下一片蓝海。

主业为何不赚钱?

这让人颇为好奇,为什么一家在业内深耕二十年之久、拥有国资背景并且主营业务毛利率高企的老牌软件公司,在行业仍有较大发展空间的大背景下,主业的盈利能力却并不强?

通过对业内人士的一些采访获知,这可能与我国软件行业整体的经营模式欠佳、市场竞争激烈、需求不旺等因素有关。

近日,北京钜豪投资的合伙人、拥有计算机博士学位背景的李智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中国大多数软件公司净利润都不是很高,这主要是经营模式的问题,大家很多都是以接订单的形式,给客户开发系统、做系统集成,与国际上的那些比较好的软件公司有着本质上的差别。”

根据Wind划分的三级行业信息服务技术领域的行业利润最高的共计79家A股上市公司的相关财务数据,从2016年至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它们的中位数都未达到1亿元。

李智佳还表示:“像微软这些软件公司,它们的软件需要购买,需要有注册码、授权,买注册码分发一个版本就行,它的规模可以做得很大。成本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在他看来,国内做软件开发与之就不一样了,以浪潮软件的电子政务业务为例,由于受到劳动力资源有限的制约,导致同一时间能做的订单数量有限,投入产出不对等。“中国太缺乏消费型的软件公司,而都是做订单式的系统集成软件公司。”李智佳补充道。

而近日,国家信息中心下属国信新网营销副总经理缪嵩则对记者提及,这其中还有市场竞争激烈的因素。

从事智能制造方面工作的刘宇光也提到,随着市场化程度的加深,更多的竞争者涌入,这对浪潮软件此前在政府端积累的优势,或多或少会存在一定影响。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提及,“就我们外围来说,浪潮软件不是我们的首选,因为可替代产品太多。”

而对于其面向烟草行业的信息化业务,李智佳称,“烟草行业比较稳定、资金情况也比较好,但从增长率的角度来看,并不具有多大的业绩爆发性。从二级市场的投资来看,它一般也都被当作短期的热点题材来看待,并不是机构热衷配置的投资标的。”

(责任编辑:马先震)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